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综合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资讯

李迅雷:超90%人还没出过国 提高收入水平才是硬道理-安度博客

时间:2019-02-08 16:14:03   作者:   来源:   阅读:114   评论:0
内容摘要:   李迅雷:凌驾90%的人还没出过国,提高住民收入水平才是硬原理  据国家外汇治理局刚刚宣布的数据,2018年我国旅游逆差创出历史新高,到达2374亿美元,比上年增加了214亿美元。旅游逆差创历史新高,反映了海内住民境外出行消费规模在不停扩大,但在住民收入增速下降的配景下,旅......

  李迅雷:凌驾90%的人还没出过国,提高住民收入水平才是硬原理

  据国家外汇治理局刚刚宣布的数据,2018年我国旅游逆差创出历史新高,到达2374亿美元,比上年增加了214亿美元。旅游逆差创历史新高,反映了海内住民境外出行消费规模在不停扩大,但在住民收入增速下降的配景下,旅游业收入要实现快速增长并不现实。想方设法提高住民收入水平和社会保障及福利水平才是硬原理,才是所有繁荣得以一连的前提。

  出过国的人数预计一个亿

  凭据中国旅游研究院开端统计,2018年全年中国出境游游客到达1.4亿人次,比2017年全年1.29亿人次多出1100万,不外中国旅游研究院2017年的数据显著低于国家统计局在《中华人民共和国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生长统计公报》宣布的1.358亿因私出境人次。不管如何,我国出境游的人次稳步增长,说明消费仍在升级。

可是,出境不即是出国,香港、澳门、台湾三地都属于中国领土,因此,我们必须区分1.4亿人次中究竟有几多属于出国、几多是去港澳台。凭据中国旅游研究院宣布的《中国出境旅游生长年度陈诉2018》,2017年我国出国游的比例一连提升,约占到出境游总数的33.3%,假设2018年这一比例维持稳定,则2018年出国游的人次约为4667万。

  可是,出境不即是出国,香港、澳门、台湾三地都属于中国领土,因此,我们必须区分1.4亿人次中究竟有几多属于出国、几多是去港澳台。凭据中国旅游研究院宣布的《中国出境旅游生长年度陈诉2018》,2017年我国出国游的比例一连提升,约占到出境游总数的33.3%,假设2018年这一比例维持稳定,则2018年出国游的人次约为4667万。

  但必须注意了,人次不即是人数,人次一定大于人数。假设2018年出国人数中,其中有一半人平均出国两次,则可能出国人数只有3100多万。

  估算我国迄今为止出过国的海内住民人数,尚有一个措施是看海内住民持有有效护照的数量,由于在网上没有找到迄今为止海内住民持有护照简直切数据,只找到2016年11月公安部副部长黄明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陈诉时透露,全国有效的因私普通护照持有量达1.2亿本。

  假设到2018年末海内的有效护照数量到达1.4亿本,这并不意味着出过国的人就到达1.4亿,就像有驾照的人未必都市买车自驾一样。我的判断是,我国出过国的住民人数占持有的有效因私护照人口的比重一般不会凌驾80%,也就是略多于1亿人。

  可能有人会有疑问:已往曾经有过护照并出过国,如今护照逾期没有实时治理的是否也要统计进去?确实应该纳入统计,但苦于没有数据,但相信这部门人占比很少——究竟出国越早的人越富有,护照续办也会越积极。

  此外,出国人数的增长应该与住民收入水平及收入增长率密切相关,中国旅游研究院研究也显示,人均可支配收入与出境人次数的匹配水平高度相关。累计52.4%的出境游住民集中在以北京为中心的环渤海都市圈、以上海为中心的长江三角洲都市圈、以广州和深圳为中心的珠江三角洲都市圈以及西南的成渝都市群(见《中国出境旅游生长年度陈诉2018》)。

  2017年占全国人口20%的高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为64934元,但从“2017年中国出境旅游市场到达1.29亿人次,出境旅游花费1152.9亿美元(见《中国出境旅游生长年度陈诉2018》)”看,差不多人均出境游花费要占高收入组的人均年可支配收入的10%。

  一般而言,我国现在出境游中有很大一部门人(凌驾3000万)是不外夜的,但出国游一般就要留宿,故出国游比出境游所花费的用度更高。因此,即便对于大部门高收入组的住民来说,出国游仍然属于“奢华旅游”,能够遭受这类奢华旅游的,其可支配收入水平至少是高收入组平均水平两倍,即年均12万元人民币以上。

  按国家统计局界说,高收入组总人数不足2.8亿,其中年均可支配收入凌驾12万元的人数,应该不足1亿人。也就是说,能够遭受当前出国平均花费的人数,理论上不凌驾一个亿。

  总之,通过出境与出国之间的比例、人次与人数之间的关系、有效因私护照数量以及住民收入水平等因素分析,我国迄今为止出过国人数占我国总人口的比重肯定不到10%,可能在5%~7%这个区间内。

  出国游人数增长将泛起下降趋势

  只管不少权威机构对海内住民境外游的生长前景体现乐观,但2017年因私出境的人次增速只有5.7%,2010年22%、2015年10.6%、2016年5.6%,整体泛起下降趋势,实质上反映了我国住民可支配收入增速的下降。

  2018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增速继续下降,其背后反映了住民可支配收入增速的下降,其中人均教育文化娱乐消费(含旅游业中的娱乐消费)支出增长只有6.7%,低于人均消费支出8.4%,其中人均医疗保健消费支出增速为16.1%,说明随着人口老龄化,住民消费结构也在发生悄然变化。

  反映食品烟酒占住民消费支出比重的恩格尔系数,2018年降至28.4%,消费增速的下降、住民购房杠杆率的上升等,对消费升级的增速都起到了阻碍作用。

  从我国住民出境游的目的地看,2017年前15位目的地划分为中国香港、中国澳门、泰国、日本、越南、韩国、美国、中国台湾、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俄罗斯和澳大利亚。不难发现,旅游目的地的旅程较短,基本上集中在东亚地域,说白了,旅游支出中的交通用度相对较低。

  为何中国人均收入水平在全球排第70名左右,但出境游的人均消费支出额能够排全球第一呢?

  我认为,我国住民境外游的主要花费在购物上,真正花在休闲、娱乐上的用度并不多。那么,为何要在购物消费上花那么多钱呢?

  原因很简朴,海内对品牌类商品的关税较高,这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出我国住民出境游的实际旅游花费并不高,购物的目的是为了规避高关税。

本人曾估算过2014年1亿多人次的出境游中,其中有凌驾3000万属于港澳等地的一日游,俗称“奶粉党”,从严格意义上讲,这不属于旅游支出,否则,就难以解释为何人均收入水平与发达国家相差甚远,但出境游的人均支出反而领先于发达国家游客。

  本人曾估算过2014年1亿多人次的出境游中,其中有凌驾3000万属于港澳等地的一日游,俗称“奶粉党”,从严格意义上讲,这不属于旅游支出,否则,就难以解释为何人均收入水平与发达国家相差甚远,但出境游的人均支出反而领先于发达国家游客。

  另外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就是迄今为止对各阶级住民收入差距偏大问题依然难有对策,这也会影响消费以致旅游业的增长。

  据贝恩公司预计,2018年中海内地市场的奢侈品销售总额将会到达230亿欧元,按现行汇率盘算同比增长18%,这是2018年海内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两倍。也就是说,边际消费倾向较低群体的高等消费增速反而是边际消费倾向较高群体的基本消费增速的两倍,这对于扩内需是倒霉的。

  随着2019年春节旅游黄金周拉开序幕,我们不妨再仔细视察一下出境及海内游相关数据,看看2019年春节的旅游消费增长情况是否切合我的判断。

  通过生长旅游业来扩内需、增加绿色GDP、促进经济转型等,无疑是很是正确的选择。这些年来,各地政府简直都在努力通过打造特色小镇、挖掘和开发当地的历史文化和旅游资源,以促进当地旅游业收入的增长,但旅游业的生长与住民可支配收入增长密切相关,随着住民收入水平的提高,旅游业生长自然会水涨船高。但在住民收入增速下降的配景下,旅游业收入要实现快速增长并不现实。

  更进一步说,如今各地都在争相开发旅游资源,则又可能造成旅游业的“供应过剩”,从而导致财政支出绩效的下降和资源浪费。由于旅游人次及收入数据较难统计,可能会泛起旅游业“高增长”及“一枝独秀”的虚假政绩。

  总之,想方设法提高住民收入水平和社会保障及福利水平才是硬原理,才是所有繁荣得以一连的前提。

  (李迅雷系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阅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威尼斯人官网)